乔志先生爱情诊断室:远离恐怖情人三步骤!不要懒,不要妥协,不

乔志先生爱情诊断室:远离恐怖情人三步骤!不要懒,不要妥协,不

「碰到恐怖情人怎幺办?」
首先,如果妳要等身边的恐怖情人「变好」,
那很抱歉,这是不可能的。
如果恐怖情人会变好的机率是万分之一,
那妳凭什幺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万分之一?
言语暴力最后就会变成肢体暴力,
肢体暴力一次之后就会变本加厉。
怎幺办?
「我还是很爱他!」「他都会下跪哭着道歉!」
「他说他真的很在乎我!」
以上就是妳们最常听到的对白,对吧?

爱怎幺可以当成动手与被害的藉口?

台湾的孩子恋爱学分并没有在成长过程中被重视,
不论教育制度,家长父母,
都是採取迴避与高压的方式解决年轻人对感情的好奇,
「不准!」「你试试看!」「叫妳念书妳去学校给我谈恋爱!」
以上也是孩子们最常听到师长父母的回应。
我们在外国电影里面常常看到,
毕业舞会的时候,男孩穿着正式服装,
努力打工存钱租一台加长礼车,
伸出发抖的手指按下女孩家门铃,
面对应门的女孩的父母亲,
脑袋一片空白,手心冒汗,腋下溽湿,头皮发麻,
男孩答应了女孩的父母,今晚会好好照顾她,
并且在午夜之前一定安全亲自送她回来。
女孩穿着小礼服,慢慢从楼梯上走下来,
接过父母的牵引,这才把女孩交到男孩手上,
这个画面就是毕业舞会。
正式服装、礼车、父母当面的叮咛,
让男孩第一次学到对女孩的「负责」与「尊重」。
负责的是,女孩的安全;
尊重的是,女孩的身体。
但是我们的毕业舞会,就是去畅饮店喝烂醉,
然后酒后失身。
对男生来说,就是得来容易,
对女生来说,就是不以为意,
这时候,就埋下了对身体不需要责任与尊重的因子。

成年之后,继续求学或是找份工作增加自己的竞争力,
一点都没有吸引力,
最先爆炸的是一直以来被高压不允许的渴望:谈恋爱。
于是这些对恋爱的渴望与期待,
不论心理与生理的需要,全部寄託在某个人身上,
这时会产生一种变相的情感依赖,
迅速同居、互称老公老婆、过度的在社群网站放闪,
这不是恋爱,这是霸佔。
这些行为出于对自己的没有自信与不确定感,
所以要用这样的方式霸佔对方是「我的」,
并且生活在自认为童话般的感情状态里,
这种霸佔,就是第二个因子。
但是童话,并没有教我们分手怎幺办?
于是根本不能承受爱情崩解的压力,
于是不能接受爱情中断事实的残忍,
这些压力与残忍又必须找到出口,
霸佔的情绪,加上不懂得尊重对方的身体,
两个因子的结合,产生了恐怖情人。
那怎幺办呢?
既然恐怖情人不会变好,那我怎幺办呢?
我没有办法告诉妳怎幺办,因为不会改变的是他。
妳可以改变自己,避开恐怖情人,
「懒,妥协,一厢情愿」就是恐怖情人壮大的最好肥料。

不要懒,
想到要重办电话,手续好麻烦,
想到要找房子,要搬家,打包好累人,
想到要关版,以后还要申请新的帐号,好累。
懒得做这些事,就是留线索让他找到妳。
不要妥协,
不要因为他的眼泪、道歉,就原谅他,
妳原谅他一次,他的解读就是我可以打妳两次。
立刻离开、中断,然后让身边所有的人知道,
包括朋友,双方家长,甚至管区知道他有这样的倾向,
而且越多人知道越好,
少一个人知道,就少一个人帮妳,
妥协留下来,就是告诉他打妳是重视妳。
不要一厢情愿,
妳以为妳的爱可以感化他?让他变好?
抱歉,妳是谈恋爱,不是拯救苍生需要大爱,
妳不是监狱,也不是戒断中心,
妳不就是个一般女孩,不要把自己看太伟大了,
一厢情愿,就是推自己走向毁灭。

以上恐怖情人诊断男女皆适用,
不要看了还在那边蛤来蛤去觉得不想面对。
爱情不是像呼吸一般自由一般理所当然,
爱错了,就勇敢面对自己爱错了的后果,
衷心祝福,希望刀尖下再也没有冤魂。

ps. 如果妳才刚跟恐怖情人分手,请承担分手后起码单身一年的寂寞,避免多一具尸体,谢谢合作。

Photo from Flickr by Petr Dosek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